Memento Mori

Dumped memory of July 25

Memento is the 2nd person singular active imperative of meminÄ«, ’to remember, to bear in mind’, usually serving as a warning: “remember!”

MorÄ« is the present infinitive of the deponent verb morior ’to die'.

In other words, “remember death” or “remember that you will die”.


还有三天就要考雅思了,为此大概有一个月是在「比较认真的准备」的

但是 Minty 已经快…两周了…杳无音信

不能说原因…

想象成冈部说的「机关」那样吧…

写下这些的时候,我只是在想,我现在做的一切真的有意义么…

虽然很早就有润的想法,但是都是因为 Minty 才开始付诸实践的…

或者说就是为了和 Minty 一直待在一起才会做出行动

/proc/self/mem, [Aug 26, 2021 at 16:47] 那就…自毁的timer姑且设定为…两周

/proc/self/mem, [Aug 26, 2021 at 16:47] 一个季度吧x

/proc/self/mem, [Aug 26, 2021 at 16:48] 一个季度足够让悲伤变淡了吧..说不定还能遇到新的猫猫x

/proc/self/mem, [Aug 26, 2021 at 16:48] 不… 害怕自己慢慢就.. 不在乎了 讨厌可能变成那样的自己…所以不如先死掉

/proc/self/mem, [Aug 26, 2021 at 16:48] 就是怕这个..

但是今天才发现…明天就是两周了…

但是…我似乎还在抱有侥幸的心理,在想说不定很快又能见到他…

还有一个想法是再过几天就雅思考试了…考完出了成绩再自杀也不迟…

就算未遂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毕竟考完了呢…努力没有白费…?


总感觉很奇怪呢…

两年前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犹犹豫豫的…

仅仅只是觉得「啊,今天晚上好像很闲,很适合自杀,那就去吧」就吞药了

醒来迎接我的是 ICU 面天花板思过和休学一年大礼包

要是我现在也能这么果断多好呢…

/proc/self/mem, [Aug 24, 2021 at 01:15] 姑且这样 如果咱还是没忍住

/proc/self/mem, [Aug 24, 2021 at 01:15] 于是sd了的话..

/proc/self/mem, [Aug 24, 2021 at 01:15] 就变成猫猫去找minty w

/proc/self/mem, [Aug 24, 2021 at 01:16] 到时候的话 见到minty了

/proc/self/mem, [Aug 24, 2021 at 01:16] 暗号是——

/proc/self/mem, [Aug 24, 2021 at 01:17] 呜喵、喵喵、喵——喵

/proc/self/mem, [Aug 24, 2021 at 01:17] (自己先记下了

/proc/self/mem, [Aug 24, 2021 at 01:17] 喵…. 那第一件事就是去做绝育(

/proc/self/mem, [Aug 24, 2021 at 01:18] 不对 怎么默认就是iri死掉什么的…才不要

想理清一下,自杀和继续活着的利弊

自杀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见到 Minty,可能会让 Minty 很难受,

但是自杀的话立刻就没有意识了,死掉的猫咪是不会悲伤的;

活着可能会每天都在想 Minty,每天都在焦虑抑郁切手,

但是活着的话…大概…还有机会见 ta…大概还能给自己找有意义的事情做…

好牵强

其实我知道的,我真的什么有意义的事情也不想做了

无论是准备英语还是 nerdy 学 pwn,都是因为 Minty 给了自己自信

没有他的话我什么也做不到了吧

我的今天…一半时间在英语…然后玩了半小时游戏…

昨天…半天时间英语和半小时游戏…

前天也是一样呢

考完雅思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呢,天天打游戏么

那是不可能的了,游戏根本没法让自己开心起来的

是可以预想得到的,每天发呆,不知道做什么,把空调开很冷然后躲在被子里

去年下定决定不再烦那个人之后也是一样

前年被另一个人讨厌的时候也是一样

啊,说起来都是夏天,都是暑假呢

夏天是离别的季节么


真的好奇怪啊,原本还是非常平静的生活…

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鲨鱼和布偶猫…

很少再会焦虑和抑郁…

每天能和 Minty 一起做饭,学习,逛商场…

很快就能考完雅思然后开始真正的暑假…

然后一切突然就结束了,怎么会是呢…

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

虽说刚开始的反应还是很激烈的呢…指对自己的手臂使用刀子这一点…

然后就开始…逐渐麻了么…

好害怕…

虽然我还是在每天都在想见 Minty,但已经不是那种需要划着手才能平复的焦虑了…

明明那样才比较好吧…明明我就应该是没有 Minty 就活不下去的样子才对…

我真的好希望我永远都是那个样子…

但为什么现在会逐渐平静啊….

我终会有一天逐渐忘记 Minty,就像前两年的夏天的那两个曾经非常重要的人一样么….

至少现在的我果然还是做不到…

果然自杀比较好么…这样对 Minty 的执念就不会再淡了吧…

但是又要抱着自己擅自自杀了的愧疚….

以及再无见到 Minty 的可能性….

…是真的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了…



还是没能说服自己自杀

想见到 Minty,再抱着 ta 一起做饭,睡觉,逛商场,撸布偶猫

想把每天遇到的虽然是微不足道的有趣的事情分享给 ta

想看 ta 吃瘪,骂 ta 笨猫

想和 ta 把一起规划的 todo list 全部勾完

真的要自杀的话,就到自己逐渐开始忘记 Minty 的那一天吧

最好先给自己这个恶心又健忘的废物几刀,不然太便宜自己了

最后更新于 Jul 25, 2022 21:27 UTC
Senri Nya~ | Since July 2021
visits
Built with Hugo
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